缅甸赌场

没骑过,军队也以步兵为主,
所以战场上常看到两条腿的汉军对上跑来跑去的外族骑兵,
那代表什麽?
你追不到敌人就算了,人家还常常来偷袭你,
就像一隻蚊子在你旁边飞阿飞,你打不到,
不理牠总行吧,不行,因为牠一直偷咬你,
你生气了,猛追猛打,很抱歉,人家就是跑得快,
这些人又特会射弓箭,边跑还不时回头射几发,
跑没一公里,一堆士兵就被射程刺蝟了,
这战术俗称:「放风筝」,非常贴切的形容,
但如果你被当风筝放,那就不太贴切有趣了…

总结一下,汉军士气低落又跑不动,
追不到敌人又得当刺蝟,
两军接战又常常被对方骑兵大队给衝锋地溃不成军,
所以,自古以来能打的赢外族的人不多,
而当时努尔哈赤横扫北边时,明朝就是派不出像样的将军可以与之较量,
直到西元1626年,百战百胜的努背背遇到了毕生最大的敌人,
一个白面书生,阴错阳差来到宁远城守住了这边疆重镇,
努尔哈赤死前叹道:
「朕自25岁起兵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何独宁远城,真是死不瞑目阿!!!」
袁崇焕,努尔哈赤一生只遭遇一次却输掉一生的剋星,
这在前传裡头有述说过了,大帅不再叙述。故事警惕我们,
却突然举起我在房间裡转圈﹐
在我张牙舞爪地求饶时﹐先生说﹕接咱们妈去。



先生身材高大﹐我喜欢贴著他的胸口﹐
感觉娇小的身体随时可被他抓起来塞进口袋。


当我和先生发生争执而又不肯屈服时﹐先生就把我举起来﹐
在脑袋上方摇摇晃晃﹐
一直到我吓得求饶。


这种惊恐的快乐让我迷恋。


婆婆在乡下的习惯一时改不掉。


我习惯买束鲜花摆在客厅裡﹐婆婆后来实在忍不住﹕
你们娃娃不知道过日子﹐买花干什麽?又不能当饭吃!


我笑著说﹕妈﹐家裡有鲜花盛开﹐人的心情会好。


婆婆低著头嘟哝﹐先生就笑﹕
妈﹐这是城裡人的习惯﹐慢慢的﹐你就习惯了。


婆婆不再说什麽﹐但每次见我买了鲜花回来﹐
依旧忍不住问花了多少钱﹐
我说了﹐他就啧啧咂嘴。


有时﹐见我买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
﹐她就问这个多少钱那个多少钱﹐
我─如实回答﹐她的嘴就咂的更响了。


先生拧著我的鼻子说
﹕小傻瓜你别告诉她真实价钱不就行了吗?


快乐的生活渐渐有了不和谐的声音。


婆婆最看不惯我先生起来做早餐。


在她看来﹐大男人给老婆烧饭﹐哪有这个道理?

早餐桌上﹐婆婆经常阴著一张脸﹐我装做看不见。

婆婆便把筷子弄得叮噹乱响﹐这是她无声的抗议。



我在少年宫做舞蹈老师﹐跳一整天舞已够累的了﹐
早晨暖洋洋的被窝﹐我不想扔掉这惟一的享受﹐
于是﹐我对婆婆的抗议装聋作哑。


婆婆偶尔愿意帮我做一些家务﹐但她一做我就更忙了。


比如﹐她把用过的垃圾袋通通收集起来﹐说等攒够了卖废塑料﹐
搞得家裡到处都是废塑料袋;
她捨不得用洗洁精洗碗﹐为了不伤她的自尊﹐
我只好偷偷再洗一遍。


一次﹐我晚上偷偷洗碗被婆婆看见了﹐
她啪的一声摔上门﹐趴在自己的房间裡放声大哭。


先生左右为难﹐事后﹐先生一晚上没跟我说话﹐
我撒娇﹐耍赖﹐他也不理我。

我火了﹐ 问他﹕我究竟哪裡做错了?

先生瞪著我说﹕你就不能迁就一下﹐
碗再不乾淨也吃不死人吧?


后来﹐好长一段时间﹐婆婆不跟我说话﹐
家裡的气氛开始逐渐尴尬。


那段日子﹐先生活得很累﹐不知道要先逗谁开心好。


婆婆为了不让儿子做早餐﹐义无反顾地承担起烧早饭的重任。


婆婆看著先生吃得快乐﹐再看看我﹐
用眼神谴责我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



为了逃避尴尬﹐我只好在上班的路上买盒牛奶打发自己。


睡觉时﹐先生有点生气地问我﹕
芦荻﹐是不是嫌弃我妈做饭不卫生才不在家吃?


翻了一个身﹐他扔给我冷冷的脊背﹐任凭我委屈的流泪。

最后﹐先生叹气﹕
芦荻﹐就当是为了我﹐你在家吃早餐行不行?
我只好回到尴尬的早餐桌上。



那天早晨﹐我喝著婆婆煮的稀饭﹐忽然一阵反胃﹐
肚子裡所有的东西都抢著向外奔跑﹐
我拼命地压抑著不让它们往上翻涌﹐
但还是压不住﹐我扔下碗﹐衝进厕所﹐吐得稀裡哗啦。



当我喘息著平定下来时﹐听见婆婆夹杂著家乡话的抱怨和哭声﹐
先生站在卫生间门口愤怒地望著我﹐
我乾张著嘴巴说不出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和先生开始了第一次激烈的争吵﹐婆婆先是瞪著眼看我们﹐
然后起身﹐蹒跚著出门去了。



先生恨恨地瞪了我一眼﹐下楼追婆婆去了。


意外迎来新生命﹐却突然葬送了婆婆的性命!


整整三天﹐先生没有回家﹐连电话都没有。


我正气著﹐想想自从婆婆来后﹐我已经受够委屈了
﹐还要我怎麽样?


莫明其妙的﹐我最近总想呕吐﹐吃什麽都没有胃口﹐
加上乱七八糟的家事﹐心情差到了极点。


后来﹐还是同事告诉我﹕芦荻﹐你脸色很差﹐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我怀孕了。


我明白了那天早晨我为什麽突然呕吐﹐幸福中夹著一丝幽怨﹕
先生和曾经是过来人的婆婆﹐他们怎麽就丝毫没有想到这点呢?


在医院门口﹐我看见了先生。

仅仅三天没见﹐他憔悴了许多。


我本想转身就走﹐但他的模样让我心疼﹐没忍住﹐我喊了他。
先生循著声音看见了我﹐却好像不认识了﹐



眼神裡有一丝藏不住的厌恶﹐这冰冷地刺伤了我。

我跟自己说不要看他不要看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那时﹐我多想向先生大喊一声﹕
亲爱的我要给你生个宝贝了!然后被他举起来
﹐幸福地旋转。



我希望的并没有发生。


在出租车裡﹐我的眼泪才迟迟地落下来。

为什麽一场争吵就让爱情糟糕到这样的程度?

回家后﹐我躺在床上想先生﹐想他满眼的厌恶。
我握著被子的一角哭了。


夜裡﹐家裡有翻抽屉的声音。


打开灯﹐我看见先生泪流满面的脸。

他正在拿钱。

我冷冷地看著他﹐一声不响。他对我视若无睹﹐
拿著存摺和钞票匆匆离开。


或许先生是打算彻底离开我了。


真是个理智的男人﹐情与钱分得如此清楚。

我冷笑了几下﹐眼泪哗啦哗啦 的流下来。


第二天﹐我没去上班。想彻底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找先生好好谈一谈。


找到先生的公司﹐秘书有点奇怪地看著我说﹕
陈总的母亲出了车祸﹐这几天都在医院裡呢。

我瞠目结舌。


飞奔到医院﹐找到先生时﹐婆婆已经去世了。

先生一直不看我﹐一脸僵硬。



我望著婆婆干瘦苍白的脸﹐眼泪止不住﹕天哪!怎麽会是这样?

直到安葬了婆婆﹐先生也没跟我说一句话﹐
甚至看我一眼都带著深深的厌恶。



关于车祸﹐我还是从别人嘴裡了解到大概﹐
婆婆出门后迷迷糊糊地向车站走﹐她想回老家﹐
先生越追她走得越快﹐
穿过马路时﹐一辆公车迎面撞过来……



我终于明白了先生的厌恶﹐如果那天早晨我没有呕吐﹐
如果我们没有争吵﹐如果……在他的心裡﹐
认定我是间接杀死他母亲的罪人。



先生默不作声搬进了婆婆的房间﹐每晚回来都满身酒气。
而我一直被愧疚和可怜的自尊折腾得喘不过气来﹐
想跟他解释﹐想跟他说我们快有孩子了﹐
但看著他冰冷的眼神﹐又把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


我宁愿先生打我一顿或者骂我一顿﹐
虽然这一切事故都不是我故意要它发生的。


日子一天一天地窒息著重覆下去﹐先生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我们僵持著﹐比一般的陌生人还要尴尬。

我是繫在他心上的死结。



一次﹐我路过一家西餐厅﹐穿过透明的落地窗﹐
我看见先生和一个年轻女孩面对面坐著﹐
他轻轻地为女孩拢了拢头髮﹐我就明白了这一切。


先是呆住﹐然后我进了西餐厅﹐站在先生面前﹐
死死盯著他看﹐眼裡没有一滴泪。



我什麽也不想说﹐也无话可说。



女孩看看我﹐看看我先生﹐站起来想走﹐但我先生伸手按住她﹐
然后﹐同样死死地﹐一样绝不示弱地看著我。


我只能听见自己缓慢的心跳
﹐一下一下跳动在濒临死亡般的苍白边缘。


输了的是我﹐如果再站下去﹐我会和肚子裡的孩子一起倒下的。


那一夜﹐先生没回家﹐他用这样的方式让我明白﹕
随著婆婆的去世﹐我们的爱情也死了。


先生再也没有回来过。


有时﹐我下班回来﹐
看见衣橱有被动过──是先生回来拿一点自己的东西。


我不想给他打电话﹐原先还有试图向他解释一番的念头﹐
但一切都已经彻底失去了。



我一个人过生活﹐一个人去医院作产检﹐
每每看见有男人小心地扶著妻子去做产检﹐
我的心便碎的不成样子。


同事隐约劝我拿掉算了﹐我坚决说不﹐
我发疯似的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也算是对婆婆的死的补偿吧。



我下班回来﹐先生坐在客厅裡﹐满屋子烟雾弥漫﹐
茶几上摆著一张纸。

没必要看﹐我知道那裡面写了什麽内容。


先生不在家的二个多月﹐我逐渐学会了平静。

我看著他﹐摘下帽子﹐说﹕你等一下﹐我签字。

先生看著我﹐眼神複杂﹐和我一样。


我一边解大衣扣子一边在心裡对自己说﹕
不哭不能哭……眼睛很疼﹐
但我决不让眼泪流出来。


挂好大衣﹐先生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已然隆起的肚子。


我笑了笑﹐走过去﹐拖过那张纸﹐
看也不看﹐签上自己的名字﹐推还给他。

芦荻﹐你怀孕了?

自从婆婆出事后﹐这是先生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再也管不住眼睛﹐眼泪一瞬间哗啦地流下来。


我说﹕是啊﹐不过没事﹐你可以走了。


先生没走﹐黑暗裡﹐我们对望著。


先生慢慢趴在我身上﹐眼泪渗透了被子。


而在我心裡﹐很多东西已经走远了﹐远到即使我奔跑都追不到了。


不记得先生跟我说过多少遍对不起了﹐
我也曾经以为自己会原谅﹐但却不能﹐
在西餐厅先生当著那个女孩的面﹐
他那冰冷的眼神﹐这辈子﹐我忘记不了了。



我们在彼此心上划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


我的﹐是无意的;他的﹐是刻意的。


期待著冰释前嫌﹐但过去的已无法再重来!


除了想起肚子裡的孩子时心裡是暖暖的﹐而对先生﹐
我心是冷如冰霜﹐ 不吃他买的任何东西﹐
收他的任何礼物﹐不跟他多说一句话。


从在那张纸上签了字后﹐婚姻以及爱情统统在我的心裡消失了。

有时先生试图进卧室﹐他来﹐我就出去客厅﹐
先生只好睡回婆婆的房间。



夜裡﹐从先生的房间有时会传来轻微的呻吟﹐我都一声不响。

这是他习惯玩的伎俩﹐以前只要我不理他了﹐他就装病﹐
我就会乖乖投降﹐关心他怎麽了﹐他就一把抓住我哈哈大笑。


他似乎忘了﹐那时﹐我会心疼是因为有爱情﹐
而现在﹐我们还有什麽?


先生的呻吟断断续续的一直到孩子出生。

他几乎每天都在给孩子买东西﹐婴儿用品﹐儿童用品﹐
以及孩子喜欢的书﹐一包包的﹐快把他的房间堆满了。


我知道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感动我﹐而我完全不为所动。


他只好关在房间裡﹐用电脑批哩啪啦敲字﹐
或许他正网恋吧﹐但对我已经是无所谓的事了。



隔年春未的一个深夜﹐剧烈的腹痛让我叫了出来﹐
先生一个箭步衝进来﹐好像他根本就没脱衣服睡觉﹐
为的就是等这一刻的到来。


先生背起我就往楼下跑﹐拦车﹐一路上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不停地帮我擦掉额头上的汗。


到了医院﹐背起我就往妇产科跑。


趴在他干瘦而温暖的背上﹐一个念头忽然闯进我心裡﹕
这一生﹐还有人会像他这样疼爱我吗?



先生扶著产房的门把喘息著﹐看著我被推进去﹐
那眼神是暖融融的﹐我忍著阵痛对他笑了一下。


从产房出来后﹐先生望著我和儿子﹐
眼睛湿湿地笑啊笑啊的。


我摸了一下他的手﹐却是意外的冰冷
先生望著我﹐微笑﹐然后﹐缓慢而疲惫地瘫软倒下。


我放声叫喊著他名字……

先生依然笑著﹐但没睁开那疲惫的眼睛……

我以为这一生我再也不会为先生流一滴泪﹐

而事实却是﹐从没有过的如此剧痛撕扯著我的身体。



医生说﹐我先生的肝癌发现时已是晚期﹐
他能坚持这麽久真的算是奇蹟。
我问医生什麽 时候发现的?



医生说在五个月前﹐然后安慰我﹕好好的准备后事吧。


我不顾护士的阻拦﹐回到家﹐衝进先生的房间打开电脑﹐
心跳一下子被疼痛窒息了。


先生的肝癌在五个月前就已发现﹐他在夜裡的呻吟是真的﹐
我居然还以为……


而电脑上满满的20多万字﹐是先生写给儿子的留言﹕
孩子﹐为了你﹐我一直在坚持﹐我要撑到看你一眼再倒下﹐
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
我知道﹐你的一生会有很多快乐或者遇到挫折﹐
如果我能够陪你经历这个成长历程﹐那该有多麽美好﹐
但我想爸爸我没有这个机会了。



爸爸在电脑上﹐把你一生可能遇到的问题一一地写下来﹐
当你之后遇到这些问题时﹐或许你可以参考爸爸给你的意见…………
孩子﹐写完这20多万字﹐我感觉像陪你经历了整个成长过程。



真的﹐爸爸现在很快乐。


好好爱你的妈妈﹐她很辛苦﹐
她是这世上最爱你的人﹐也是我这世上最爱的人……
从儿子去幼儿园到读小学﹐读中学﹐大学﹐
到工作以及爱情种种方面﹐巨细靡遗都写到了。



先生也给我写了留言﹕
亲爱的﹐娶了你是我一辈子最大的幸福﹐
原谅我对你的伤害﹐原谅我隐瞒了病情﹐
因为我想让你有个好的心情等待孩子的出生……


亲爱的﹐如果你现在哭了﹐那代表你已经原谅我了﹐
那我就会笑了﹐谢谢你一直爱著我…还为我生了个孩子…


这些礼物﹐我想我是没有机会亲自送给孩子了﹐

请你每年替我送他几份礼物﹐
包装盒子上都写好了送礼物的日期……亲爱的……
回到医院﹐先生依旧在昏迷中。



我把儿子抱过来﹐放在他身边﹐我说﹕
你睁开眼笑一下吧﹐我要让儿子记住在他爸爸怀裡的温暖……


先生艰难地睁开眼﹐微微地笑了一下。

儿子偎依在他怀裡﹐舞动著粉红色的小手。

我喀嚓喀嚓按下快门﹐泪水在脸上放肆地流……

--------------------------------

亲爱的朋友们 :

这一篇来自中国报导的真实网络的故事与你们分享,的事情。 (文章资料参考字: 冤狱这回事 – 史式)

西元1583年,努尔哈赤靠著祖父留下的13副盔甲与20~30个骑兵起家,
仅仅25岁的他,靠著这一点点的本钱建立起了一个小国家:
「金」,史称「后金」,
因为”金”这招牌已经先被宋朝时的女真人给注册了,
所以同为女真族的努尔哈斥就不能侵犯商标法,
也避免后世混淆,至少联考出历史题不会有争议。 轰定干戈─第20~21章─抢先看:







影片来源:
霹雳

漫长的等待

教堂裡的人等

阶梯持续腐朽著


时间


不会随著岁月的流失而流失
气象专家预测,今年夏天非常炎热,家中冷气得长时间运作,电费想必会非常惊人!!这时更需要一台好电我的朋友,相信你看完了后也会传送给很多朋友。因为失败反而是让你看清真正适合的道路的契机,文/黑幼龙(中时‧居家週报)

几天前我收到一封e-mail。 信中这位转寄者要求收到这封信的人把附文传送给所有的朋友。

他的口气几近恳求了。信末他还说, 我现在都是用普通的刮鬍刀
但手动的我怕刮伤脸
所以一直都不敢刮太贴, :loveliness 星期六去钓具店买了一支台湾"上兴"公司所出的一支竿子叫做真矶(1.75号530),拿到之后觉得不输给日本几间大厂所做的竿子,价钱约在中级竿子价钱左右,星期天就立刻约了同事到台南新北堤奋战囉,清晨4:30天未亮就到了,因为要佔个好位子,人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人儿有鱼钓,这天竿子是新的连"力鲁"(捲线器) 快过年了~
家裡有大片的落地窗,拆下来洗有点吃力orz
之前都用铁梯爬上去擦,可是我有点怕高其实....
刚刚去妙洁部 我和朋友因为放年假
预定在九月22~九月30到成都去旅游
我们会自助
因为时间关係,想说待在成都就好了
1. 不知道只待在成都去别的地方玩 交通上方不方便呢?
2. 有什麽值得推荐必去的景点吗?  可以的话请附上交通方法给我们通往理想道路的必经习题。

感谢这些挫折在我们年轻时幸运地遇到;感谢这些挫折让我们曾经一度跌得这麽惨;感谢这些挫折造就了今日铁打的我们。

你会经历或大或小的失败

更甚者, 今年2月中跟女朋友去清静农场玩拍的
正好遇到樱花开的最漂亮的时候
好美阿!!!


:smile:

r />冬天又特别冷特别长,能种什麽,
在家除了生小孩以外就是出门打猎,
所以过去地理课本才会有”逐水草而居”这词儿,
其意思指的是追著有水有草的地方跑,
不是砍光水草在水中住,你以为海绵宝宝住在中国北边吗?

也因为这些人只能乱乱跑,所以无法发展工业,
你能想像有人搬著工厂四处跑吗?不可能的,
说穿了,这群人很穷,常常三餐不继,
但他们又不能跨过长城去定居,这会演变成政治问题,
但没饭吃的外族怎麽办?
不怕,因为这些人很会骑马射弓箭,
除了打猎以外还能抢劫,直白来说就是发起战争,
专抢长城边那些肥滋滋的汉人财物,
所以每当这些外族男人听到要战争时,
而家中妻小还会告诫男人要努力点,
多杀点人、多抢点钱好过冬,
跑前面一点,别输给隔壁的某某某什麽的…
反观长城南边的汉人,听到战争就腿软,
出门前全家一定抱著痛哭流涕,
好像一定回不来似的,连遗书都写好、后事交代完毕才不情愿地上战场,
所以呢?光看士气就不在同一档次上,
没士气怎麽打胜仗,这也是为何汉人老打输游牧民族的原因。

Comments are closed.